核心业务:
合同纠纷 经济纠纷 公司股权 建筑工程 劳动纠纷 交通事故 婚姻家庭 房产纠纷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理论研究  
经典案例  
律师实务  
理论研究  
联系我们
Q  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预约电话:13810524592
     (早8:00-晚21:30)
邮箱:cuplwtl@sina.com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      25号青政大厦5层
 
  理论研究 主页 > 业务范围 > 经济纠纷 > 理论研究 >   
被保险人危险增加通知义务(4)
时间:2017-03-05 19:23来源:未知 作者:北京律师 点击:
针对在保险实务中,保险人往往以保险标的危险状况的细微变动为借口拒赔的情况,修订后的保险法规定只有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被保险人才
针对在保险实务中,保险人往往以保险标的危险状况的细微变动为借口拒赔的情况,修订后的保险法规定只有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被保险人才负有通知保险人的义务。如果保险标的的危险程度仅是发生细微变化,被保险人无需通知保险人。何谓“危险程度显著增加”?这是新保险法实施后,司法实践中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人建议应当对哪些情况属于“危险显著增加”予以列明。笔者认为,对此不宜进行统一性规定。不同的保险品种所承保的风险不同,而危险发生变动的情况也多种多样,很难以统一的规定穷尽各种情况下的保险标的危险变动情况。但是,应当明确判断危险程度是否为显著增加的标准以统一司法尺度。判断危险程度是否显著增加,应当以“足以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为标准。原因在于:(1)符合危险增加通知义务的立法目的和基本原理。设立危险增加通知义务的主要立法目的是为了维护等价平衡原则,如果保险标的危险程度虽发生变化,但不足以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没有动摇原保险合同签订的基础,法律即无必要对被保险人课以通知义务。2、有立法例为参考。我国台湾地区“保险法”第五十九条规定,“危险增加,由于要保人或被保险人之行为所致,其危险达于应增加保险费或终止契约之程度者,要保人或被保险人应先通知保险人。”其中“其危险达于应增加保险费或终止契约之程度者”应当与“影响保险人决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为同义,应为参考。3、该标准与保险法第十六条中违反如实告知义务时保险人享有合同解除权的实质性标准一致,有利于法律理解和适用上的统一。

 

事实上,在保险实务中,多数保险合同均对哪些危险增加或变动情况下的被保险人负有通知义务进行了约定。如果当事人在保险合同中约定了危险增加应通知的事项,而约定的事项并不属于“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该约定效力如何?对此有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应当尊重契约自由原则,被保险人对于约定的危险变动情况虽不具备显著性,亦负有通知义务。另一种观点认为应当优先考虑情事变更原则以及保护被保险人利益原则,德国保险契约法采此观点。《德国保险契约法》第29条规定:“非显著的危险增加不予考虑。依据情况可视为双方约定危险增加不影响保险契约者与之相同。”德国保险学界将保险法上的强制性规定分为“绝对强制规定”和“相对强制规定”。绝对强制规定,如保险利益、重复保险、超额保险等禁止性规定,不得以契约变更之,无论是否对被保险人有利。所谓相对强制规定,其法意原为保护被保险人所设,原则上不得变更,但若有利于被保险人者不在此限。此类规定,不能以一般私法上原则判断,而是以法条规定内容是否对被保险人为有利为据。换言之,此种规定为最低之契约内容标准,防止保险人以附合契约之方式剥夺被保险人权益。[6]按照此种界定,保险法关于危险程度显著增加时被保险人方负有通知义务的规定,应属于相对强制性规定,其排除低于对被保险人法定保护程度的约定。因此,如果危险变动事项不属于“危险程度显著增加”的,即使双方当事人明确约定,被保险人亦不负有危险增加通知义务。

分享到: 0
------分隔线----------------------------

版权所有:北京律师网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25号 邮编:100089
电话:13810524592 传真:010-88567992 联系人:王律师
邮箱:cuplwtl@sina.com QQ:1240350436 网址:www.lvshiwz.com 京ICP备11034045号